×
×

我的信主经历


  • by
  • 2011-6月-14
标签: 
信主经历

2010年1月中旬的几天里,我信心特别软弱,感觉似乎圣灵离开了我,心里烦躁不安,不想读圣经,读也读不明白。这种状况使我很担心,怕自己离神越来越远。1月13日晚上,我躺在床上睡不着,就拿出《见证在海淀》,看到一篇题为《主必赐我恩宠光荣,主必同我行一路》的见证。见证的作者从前是无神论者。他在燕京神学院当体育老师期间所经历的神迹使他逐渐认识主并最终信主。这篇见证让我很感动,带给我平安和喜乐。神藉着这篇见证又把我拉回他身边。那晚,我做了一个很长的祷告,心里好像有说不完的话要向天父倾诉。我省察自己为何信心软弱,求主加给我力量。我意识到,神在我身上彰显过很多神迹,我却如同主耶稣医治的十个大麻风病人中的那九个,没有归回信靠主,没有将荣耀归与主(参路17:12-19)。对此,我惭愧之至并求主赦免。我愿因着信心和感恩的心,为神作见证,将神在我身上做的奇妙的事,将神带领我归信他的事都见证出来。

2007年,我离家去衡水工作,临行前母亲送我一篇主祷文和使徒信经,叮嘱我背诵。为了让妈妈高兴,我在工作之余背诵了主祷文和使徒信经。但这些话没有进入我心里,我也没有产生信主的心,时间久了这事就被抛在脑后。一年后,我从衡水回来,因为没有合适的工作,就和妻子开了个小饭店。那年,因物价上涨饭店没有利润。苦撑4个月后,我身心憔悴,饭店也无奈关闭。这次挫折沉重地打击了我,使我患上了抑郁症。患病期间,我感觉自己是家里的负担,没有一点价值,无颜面对家里人,也不想见熟人,自我封闭,整天迷迷糊糊什么也不想做,饭都懒得吃。内心的痛苦加上房贷和外债的压力,我精神濒临崩溃,甚至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很多人劝我,我听不进去。母亲整天以泪洗面,痛哭流涕地为我祷告。

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在我最绝望的时候,神的恩典临到我。一个朋友叫我来北京工作。离家前我的抑郁症病情已持续两个月,没有什么好转。来京后,我到医院看病,买了几瓶药。又过了不到两个月,我的病就逐渐好转,心情也轻松了许多,愿意和同事们说笑了。随着病情一天天好转,我逐渐找回了自信,但仍不认为是神医治了我。我给母亲打电话报喜。母亲很高兴,告诉我这是神的恩典,要感谢主,还叮嘱我找教会守礼拜。

听从母亲的嘱咐,我开始留意身边的人,打听教堂地址。没几天神使我找到几个信主的姊妹,但我当时还是半信半疑。有一天我失眠了,就清晨起床散步,发现有两个弟兄在大声读圣经,心里油然而生一股亲切感。我上前与他们攀谈,他们听说我母亲信主都非常高兴,劝我也信主。我谈起学校里教的进化论与圣经说的有很大差别,这种矛盾使我认为圣经说的是迷信。我们交通后,虽然我的问题仍未得到解答,但从那时起,我就每个礼拜日去参加敬拜,心里一直在寻求神给的答案。

2008年10月前后接连发生的几件事,使我改变了对神的看法,从心里相信了我们的真神,愿意顺服他。

那年10月的一天,妻子打来电话,说儿子得了急性阑尾炎要手术,叫我尽快回家。我很着急,立即请了假回去看儿子。我到家时儿子的手术已做完。手术很成功,孩子也恢复得很快。感谢主的保守!

下面是最让我有感触的事。由于天气转冷,外婆的气管炎犯了。因病情发展快,我们将她送医院治疗。头一天她精神还很好,但第二天就开始呕吐,吃不了饭。经过抢救,医生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当天晚上,我陪着母亲和几个信主的姊妹来到教堂,同心合意地为外婆祷告,求主医治她的身体,更保守她的灵魂。次日,当我们再去医院探望外婆时,发现家里人在收拾东西——外婆要出院。昨天还病危,今天怎么可能出院?我们都惊奇不已。但看着外婆红润的脸,气色和精神也都很好,又不由得人不信。我们就都由衷地感谢全能的父神,将荣耀归与主。

回京后,我细细思量,这些神迹不都是主的恩典么?再回想以前经历的事,我知道神在不停地眷顾我,好让我逐渐认识他、信靠他。终于,我真正认识了为我的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主,真心信靠了为我从死里复活的主耶稣。2009年12月20日,我在海淀堂受洗归入耶稣基督的名下,成为神的儿女,感谢主!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11:28)因着信靠顺服,主真的卸掉了我的重担。我重新找到了工作,房贷和外债也不再困扰我。现在,我每天都读经灵修。为了增加对圣经的记忆和理解,我还坚持抄写圣经。每天下班后,我脑子里就一个想法——回家抄写圣经,因为那是我最快乐的事。每次主日敬拜、唱诗歌颂主时,我常常流下喜乐的眼泪。每次来教会敬拜,圣灵都充满了我,心里充满喜乐平安和力量。

敬畏上帝的人是何等有福,我真心实意地俯伏敬拜、感谢赞美我们的天父阿爸,愿天上地下一切的荣耀都归与神!阿们!

侯照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