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主使我得医治


  • by
  • 2011-4月-22

我叫张萍,山东泗水县人。18岁那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给我的人生带来巨大打击。

一天清晨,躺在床上的我突然全身抽搐,口中吐出的白沫含着缕缕血丝。母亲叫我,我无法回答,她急忙让父亲请来村里的医生。苏醒后,我对刚才发病的情形完全没有记忆。医生怀疑我得了癫痫病,建议父亲带我去医院诊断。一想到我才18岁就可能患上癫痫病,父母忧心忡忡。接二连三地犯病使我既不能上班,也不能下地干活。家里有十亩地,哥哥和姐姐已成家,弟弟还在上学,父亲的担子很重。因为怕我犯病吓到侄子和侄女,哥哥姐姐的孩子没法送到我家让母亲帮着照看。一家人的日子失去了往日的平安,陷入艰难之中。

我从一个活泼、快乐的姑娘,变成了失去自由和健康的笼中鸟。因为父母不让我出门,我十分烦躁,找各种理由发脾气,父母也无计可施。为给我治病,家里找来巫婆,结果自然是被骗。看到父母的头发由黑变白,脸上失去了往日的笑容,我心中极其痛苦,甚至有了自杀的举动。

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一天圣灵感动母亲说:“你姥姥十几年的病信耶稣都好了,咱也信吧!”我半信半疑,心想如果不吃药就能得医治我才信。神给母亲很大的信心,她每天催促我早晚祷告,我却经常在祷告中睡着了,母亲就恒切地为我作痛悔认罪的代祷,求神拣选我、医治我。在叔叔的建议下,我去青岛医院做检查,诊断结果不是癫痫病。母亲感恩地说:“真是感谢主耶稣!找到病因就有救了。”手术前几天,我一直发烧,无法接受手术。神藉着这事操练母亲的信心,她恳切地为我的手术向神祷告。手术前,我的烧奇迹般地退了。手术很顺利、平安。在经历了神的帮助后,母亲对神的信心更大了。藉着我的病,神使母亲得着更大的信心,神的美意真是奇妙。

病好后,我便开始参加周日晚上的聚会。但因为读不懂圣经,听不懂讲道,又不愿求问别人,我渐渐地远离上帝。后来,我去青岛打工,也离开了父母。

1998年我结婚了。丈夫是军人,在河北工作,我一人带着孩子在山东,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随军后,因我性格好强、脾气又大,经常和丈夫吵架。母亲每次打电话都叮嘱我要信主,要知道感恩,我仍旧硬着心不愿接受主耶稣。

2003年10月,母亲再次打电话询问我是否找到教会,是否常常祷告、参加聚会。她告诫我要多亲近神,改掉坏脾气。我不愿听:“我才不信是神治好了我的病,我的病是医生治好的。河北也没有教会!”说这话没出一个星期,我的病复发了(从手术得医治到再次复发整整11年)。此后,短短的几个月犯病四次,给家人带来极大的痛苦。期间,母亲从山东到部队来看我,苦口婆心地劝我要信耶稣,可我仍是硬着心不信。有一次,神使我路过教会,但我还是没有进去。从那天开始,神不断地在我心里作工,教会的影子常在脑海里转来转去,做梦也是教会的影子。

2004年6月29日,我又犯病了。当我从昏迷中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头上起了一个大包。我心里万分痛苦,开始思索过去的经历。我曾经认为是医生治好了我的病,没有将荣耀和感谢归与神,如今我的病又犯了。我说河北没有教会,但是主带我经过教会的门口。在主一直的保守和提醒下,我还是硬着颈项不信主,不进教会参加聚会。我是一个多么骄傲悖逆的罪人啊!我终于痛哭流涕跪在主耶稣面前认罪悔改,求主赦免我骄傲自大、顽梗悖逆的罪,拯救我脱离罪的网罗。我需要主耶稣!

“常存敬畏的,便为有福;心存刚硬的,必陷在祸患里。”(箴28:14)回到主里后,我得到了肢体的关心。弟兄姊妹经常询问我的情况,为我代祷。因着疾病而认识主,这使我十分感恩。后来,我每次头痛感到要发病了就赶紧进屋,跪在主面前求主医治,洗净我内心的罪,将身心完全献给主,求主赐聪明智慧使我能明白圣经中的话,鉴察并引导我走义路,效法主、荣神益人。感谢主!从那天至今我再也没犯病!我告诉母亲,也愿意告诉弟兄姊妹,是主医治了我身体的疾病,更医治了我灵里顽梗悖逆的疾病,我从今以后再也不离开主了!

张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