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遭遇车祸伤口痊愈


  • by
  • 2011-4月-12

各位弟兄姊妹:

大家主内平安!

天父的爱是永恒的。之所以说它永恒,因为他的爱没有国度、人种、阶级之分;他的爱漂洋过海、翻山越岭,传遍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他的爱洗涤了我们肮脏的身体,赦免掉了我们一切的罪孽。

上帝是慈悲的,他那双万能的双手抚平了世间多少创伤?又挽救了多少绝望的灵魂?感谢主,感谢你的大爱换来了我们的幸福快乐!

说实话,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和妈妈都是无神论者,我讨厌爸爸每天在饭桌上的圣经故事,我厌恶每天早晨一睁开眼就传过来的赞美诗歌声,我闹心于奶奶整天挂在嘴边的“感谢主”。我和妈妈觉得他们是迷信的,我们不理解他们为什么在农活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都能义无反顾地去教堂做礼拜,不理解他们为什么甘愿遭受外人的白眼也要走街串巷地传福音,直到后来发生的一起车祸……

2004年腊月二十五的晚上,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正在睡梦中的我们,同村的人报信说爸爸骑摩托车被一辆拉货的大卡车给撞了,头部、鼻子、口里不停流血,当场就昏死了过去,现在正在县医院抢救,让我妈妈和大伯赶紧带上钱去医院办手续。就像个晴天霹雳一样的,好久妈妈才缓过神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随着大伯赶去了县医院。一下子,家里就只剩下我和尚不懂事的弟弟,我一夜未眠,坐在床上,很明显的听到隔壁屋里奶奶的哭声,开始明白到,我的爸爸出事了……

第二天,家里来了好多的人,都是爸爸在教堂里认识的一些教友,他们给我和弟弟送来了很多好吃的,还带我们去他们家吃饭,他们一个劲地给安慰我们,告诉我们上帝会保佑我爸爸平安。接连好几天,一股神奇的力量驱使我开始走近他们,我不停地跟着他们祷告,在他们的安慰和祷告声中,我也慢慢开始相信爸爸在医院是平安的……

终于,在腊月二十九早晨我听到了爸爸马上要出院的消息,那一刻我是多么的高兴,要知道过了腊月二十九就是一年的最后一天了,那是一家人大团圆的日子,在十几岁的孩子眼中过年是件多么令人欢快的事情。站在寒风刺骨的村口,我设想了无数个爸爸安然无事陪着我们过新年的场景,就这样,我傻傻地站在雪风中,傻傻地笑着,我以为爸爸回来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在无尽期盼中,送爸爸的车终于开到了家门口,可是,爸爸并没有好,他动不了,头上缠着厚厚的白色绑带,整个身体是肿胀肿胀的,要知道,之前的爸爸是清瘦清瘦的,而现在爸爸成了个大胖子。躺在床上,爸爸一句话也不能说,看见我和弟弟,他肿成了猪头的脸微微动了一下,像在朝我们微笑,可是我却笑不起来,我觉得此时的爸爸笑得很痛苦很痛苦,所以我也很痛苦,一旁的妈妈、奶奶,还有那些叔叔阿姨们的眼圈都是红红的,我再也止不住的哭了出来……

接下来的腊月三十,也就是大家都喜悦的过年,我们是哭着度过的。当各家各户的鞭炮声热闹燃放的时候,爸爸神奇地能动了,在爸爸的要求下,我和弟弟搀扶着爸爸和奶奶,来到堂屋里贴有十字架的挂历前跪着做起了祷告,爸爸用他那衰弱的声音祈求上帝赐福于我们家,赞美他的大爱,一字一句都深深地打在了我的心口上,我也在上帝面前第一次卑微地低下头来祈求我爸爸能平平安安,我哭着祈求祂给我一个健健康康的爸爸,奶奶哭了,爸爸哭了,弟弟哭了,站在一旁的妈妈也哭了。

晚上,爸爸的病情似乎有了很大的好转,他拉着我的手跟我讲了很多,一边愧疚自己不能像别人的爸爸一样陪我们守岁,一边教导我要做弟弟的好榜样好好学习,要孝顺,要善良,要听神的话,要行神所喜悦的事,说着说着,爸爸累了,睡着了。而我却始终也没有睡着,爸爸的话一直在我耳边萦绕着,我回想着这些天来发生的一切,之前一直固执不信神的心开始动摇了,望着爸爸睡着的样子,我想,或许,我是应该要接受上帝了,也许真的像大家所说的那样——只要有上帝同在,一切的痛苦与磨难都将会被抹平,把自己奉献给上帝,我们就是有福的!

好景持续得不长,2005年正月初二的晚上,爸爸的病情突然恶化,额头上缝了针的伤口、鼻子、嘴里开始不停地流血,无奈之下我们请来了医生。于是止血药、止血针、止血球等等,医生一阵忙活下来没有见到爸爸有半点好转的迹象,爸爸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惨白惨白的,而血还在不停地流出来,妈妈一边擦着流出来的血,一边不停地抹眼泪;医生不停地摇头,脸上透露着绝望;奶奶靠着床脚已经泣不成声;弟弟只是不停地哭,不停地哭;我只知道我的心好痛,感觉爸爸就要离开我们了……

医生束手无策地走了,我一下子就跪在了爸爸的床头,嘴里一直重复着“哈利路亚”,接着奶奶、妈妈、弟弟都跪了下来,在奶奶的祷告声中,妈妈哭了起来,她一边哭一边祈求着上帝保佑爸爸能好起来,终于,当我们祷告完毕,睁开眼睛的时候,奇迹出现了,爸爸没有再流血了,就这样,奇迹般的,一下子血就被止住了。我们又叫来医生,在医生的惊叹里我们一家人也彻底的被祷告的力量给震撼了……

后来,爸爸的病情再也没有恶化过,我和妈妈也在这次事件中接受了神。

直到现在,我们一家一直都是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现在爸爸妈妈在外打工,他们没有忘记主的恩惠,他们在外面也找到了我们主内的兄弟姐妹,一起敬拜赞美主,在那里我的爸爸妈妈也是快乐的,我很为他们高兴,因为我知道主与他们是同在的,上帝在眷顾我的亲人,感谢主!

今天,我能写下这样一段见证,都是主的安排,感谢赞美主,你是我们至高无上的神!是我们永恒的主!

冯翠霞

2011年4月11日